愛台灣的心(金容沃書序)
 
 
策劃者的話:愛台灣的心

在韓國歷年出版的「名人錄」裡,找不到「金容沃」這個人,但是全韓國沒有一個人不認識他,而且大家都知道他是個「怪傑」,媒體圈與政壇的朋友都說他是個「天才」。

2004年五月出版的「月刊朝鮮」,有一篇南韓延世大學心理學教授黃相旻寫的文章,根據他對韓國人民所做的「最具代表性的大統領形象」心理分析顯示,金容沃擁有三成的民意支持度,他被認為是「改革型的表演家領袖」,人民覺得他具有「信賴、改革、開放、平衡、協調者」的形象,也是能夠啟蒙與教育人民的領袖。

認識金容沃教授二十年來,每兩三年我們總會碰一次面,每一次見面對我都是個驚奇。最早時(八十年代中)他告訴我,「我正在閉門寫書,你去書店看,九本書每一本都上了暢銷書的排行榜。」然後,漢城奧運結束之後,他告訴我:「我正在拍奧運的紀錄片,跟大導演林權澤一起合作。」

有一次去漢城沒見到他,他回到哈佛休假一年去了;回韓國後,他開了私人研究所(書院),招募了一些學生與研究員,講授東方思想與哲學。不久之後,他告訴我:「我現在回頭當學生,在圓光大學唸漢醫系,要唸六年才能畢業。」

幾年之後,他拿到了漢醫師執照,在漢城市中心開了一家漢醫院,當起醫生看病號。三年後,他把醫院歇業了,「因為生意太好,病人看不完,錢也賺太多了。」很多人其實是沒病裝病,要來聽他的哲學講話。

1999年底,他在電視台開講「老子與二十一世紀」的哲學節目,風靡全韓國,不僅收視率空前,連金大中總統都是他的忠實觀眾。

2002年下半年,他應聘到「文化日報」(南韓唯一的一家晚報)當記者,他告訴我,「我現在跟你是同行啊!」他其實是位「社長級的記者」,有專用辦公室、秘書,在編輯部的座位就在總編輯旁邊。他每天在第一版上寫一篇專欄,而且連連有震驚全國的獨家報導。他加入文化日報,使它的發行量暴增了三成。更大的功勞是,他號召年輕網路族群支持盧武鉉,使他以兩個百分點勝出,金容沃是不折不扣的「King Maker」,當然也成為盧武鉉總統倚重的國師。

2003年八月底,他就是以記者身份來台訪問陳水扁總統,當場預言阿扁能當選連任;也就是這一場「思想家記者」專訪總統,讓阿扁故意在記者節前夕說出「退休後也想當記者」的話。

不過,台灣能有金容沃這樣有影響力的大記者來做專題報導,確實三生有幸。他回去之後寫了三個整版的報導(見第一章),可以說是南韓媒體史上對台灣寫得最真實、也是最好的一篇,確實是我研究韓國問題三十三年來所僅見。

寫完阿扁的專訪後,他忙著去練舞排演,要與南韓最有名的現代舞蹈家一起登台演出。難怪林懷民認識他以後就跟我預告了:「有一天,如果他去跳舞,我一點都不會奇怪,他就是這樣的鬼才啊!」後來我才知道,在坎城影展得獎的南韓電影「醉畫仙」,就是金容沃編的劇本。

當年,他也接下了南韓中央大學的聘書擔任「碩座教授」,學校特別給他大禮堂當教室,才能容下一千名學生來聽課。他也把知名女星張娜拉請來講課。

2005年初,我去韓國開會,金容沃正在籌畫拍攝「韓國獨立運動」六十週年的十集紀錄片,忙得無法分身應文建會邀請訪問台灣。我告訴他,韓國獨立運動有相當多的珍貴史料都在台灣的國史館與國民黨的黨史會,何不利用邀訪的機會一魚兩吃?於是才首肯了九天的台灣之行。「三二六反併吞大遊行」當天,他也出現在遊行隊伍聲援台灣。

這九天的全島之旅,讓他深入觀察了台灣的角落,也與總統以降的所有要人見面晤談。除了舉世無雙的學歷之外,他更讓台灣文化、學術界菁英驚奇的是,他在韓國究竟如何能夠把哲學這麼深奧又枯燥的東西生活化、大眾化?大家都認為這是他的成功之處。

金容沃只是淡淡地回答:「我默默耕耘了二十年,才終於能夠開花。當年剃光頭離開教職當浪人時,韓國人何嘗不是把我當個怪人看待?」

我一路觀察他二十年來的發展與轉變,真的只能用「奇才」來形容,這並無損於我對他默默鍥而不捨的鑽研精神的尊敬。嚴謹的學術訓練與哲學思路,固然是他傲人的本事,但是我發現他的成功還在於:一、實學實用、入世宣揚;二、善用媒體、重視視覺效果;三、政治傾向進步,並能洞見時勢;四、懷抱真誠與好奇的心不斷學習。

當然不可否認的,韓國的社會氛圍與重理念的民族性,是金容沃這樣的哲學思想家能夠成長與受容的沃土。李前總統與他見面時,第一句話就說:「台灣人不談哲學。」透露了相當的無奈。「不談哲學」的層次畢竟太高,台灣人普遍都「不讀書」(出版業者最能感同身受了),也不用大腦去思考切身的問題,才是更大的隱憂。

這本「韓國心•台灣情」收錄了二十年來金容沃發表在台灣的作品。做為他的文章的第一個台灣讀者與中文翻譯者,我一直覺得,如何把他的文章與思想讓更多的台灣人分享,是我責無旁貸的工作。這本書不僅見證了我們二十年的私誼,讀者也會發現,他是我們在韓國唯一可以找到的一顆真正「愛台灣的心」。

而這顆愛台灣的心,滋生於阿里山上——他與夫人崔玲愛教授定情的地方。他們都留學台灣,即使只是短暫的過客,但都把台灣當做「第二故鄉」;對這塊土地的認同與熱愛,更甚於許多吃台灣米、喝台灣水長大而不知道感恩的台灣人。

在哈韓的熱潮當中,金容沃的「韓國心•台灣情」的適時出版,相信是所有進口來台的韓國文化中,最具份量與深度的一本。我期待在金容沃真摯與熱切的愛台灣的心引領之下,本書能為淺碟的台灣文化,注入深化與博納的能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