俟河之清:共收錄 17 則,本頁顯示第 1 - 10
 
中國時報的腦殘記者:亓樂義          
我只看了第一行,就知道這又是中國人製造的「假新聞」。但是偏偏中國時報就豢養了這種「腦殘」又不負查證責任的寫字工人,你能奈他何?如果亓樂義下次敢寫「胡錦濤跟馬英九都有韓國人血統」,看看「甘肅日報」敢不敢刊登?
 
 
沒有媒體,就沒有政權          
我可以充分理解呂副想辦媒體的動機。這也是我過去半年間在做「轉型正義」教育宣導工作的議題之一。我認為,重建台灣的希望,在於兩件工作的落實:轉型正義與媒體改革。我尤其強調媒體改革的重要性。沒有媒體的政權,讓全民受害。人民被惡質媒體凌遲與集體洗腦,也被假新聞愚弄而渾然不覺。
 
 
馬家的婢女          
從選後媒體的表現看來,台灣的媒體記者已經從過去的[公關宣傳員],進一步自貶身價淪為[馬家的婢女]。不久之後,我們大概還會看到記者們爭相在馬家廚房洗碗、擦地板,或是在玉山官邸割草、清垃圾。希望大家見怪不怪,這本來就是馬家的婢女該做的事,不是嗎?
 
 
我寫「韓國經濟真的很危險!」的心路歷程          
我對惡質的統派媒體荼毒台灣社會深惡痛絕。這些媒體自以為掌握了發言權,就可以為所欲為,專以做假新聞來危害社會、污染人心,所以我對他們的撻伐絕不留情。對這些不自愛又毫無自省能力的媒體劣幣,不用重話痛批,他們還裝作聽不懂,根本不當一回事。所以,我只能繼續當黑臉來救沉淪。
 
 
新聞,不是用抄的!          
台灣的媒體,從當年「日報抄晚報」、「晚報抄日報」,到「電視抄報紙」,再到「網路通通抄」,只證明了一件事:媒體氾濫,而且濫竽充數。這是很可怕的現象。要供養這樣多的各式媒體,人才在哪裡?創意又有多少?這都是成正比的,也騙不了人的。
 
 
如果我的老闆是刑事累犯          
如果台灣的司法教不會他們一家人,我們大概只剩下最後的希望,那就是期待立法院學學香港,立法規定有刑事前科的人不得經營媒體。這只不過是最起碼的要求而已,無關危害新聞自由的問題,而是建立媒體基本道德規範的第一步。
 
 
TVBS與李四端的貞操帶          
一個價值觀正確的新聞人在得獎之後,才更會感覺到社會責任的重大,這個獎既是榮譽也是責任的承擔;從此以後,才是實踐社會責任與嚴守職業倫理的開始。不過,卓新獎設立迄今,有多少人是像李四端一樣把這個獎拿來當貞操帶在利用?
 
 
罄竹難書的台灣畸形媒體          
這些別有居心的不肖媒體則全力攻擊台灣政府,污名化台灣的種種,包括政府首長,社會菁英,甚至文化藝術,都被有計畫的攻擊污衊,在親中勢力全力支持下,本土政權在過去幾年,竟也放任其危害台灣國家及社會。
 
 
誰教新聞事業墮地獄          
本文是政大新聞系教授林元輝發出的怒吼。李濤、李四端你們讀過了嗎?讀了不會覺得良心不安嗎?你們的作為不僅摧毀你們出身的新聞系,也讓學弟妹以從事新聞工作為恥。如果台灣的新聞工作者也有證照制度的話,TVBS這群共犯敗類,早該被吊銷執照了。
 
 
TVBS 呀!          
我很想對潘祖蔭說:[很坦白的講,台北那麼容易被欺瞞,台北的長官也該免職了]。我也想跟濤哥講:〔不可原諒的話,道歉自省何用,不該負責下台嗎?〕看了整起事件,我要說,史鎮康是笨蛋,張裕坤也是笨蛋,然後一群混蛋(史張兩人的長官)被兩個笨蛋騙,一群渾蛋主動調查後,免職了兩個笨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