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特餐共收錄 196 則,本頁顯示第 181 - 190
 
【腦殘】中天主播夏嘉璐          
網路族發明的新造語中,「腦殘」是最有創意的一個。尤其用在媒體人,比智障或腦死更傳神。只有腦殘的台灣媒體人才會去跟中國解放軍「敬禮」。前有無腦戲子伊能靜替解放軍拍廣告,後有腦殘主播夏嘉璐向一千枚飛彈致敬,解放軍真的可以從福建撤軍了。而且,夏嘉璐可以繼李四端之後勇奪今年的「卓越主播獎」。
 
 
【波頓】美國應外交承認台灣          
週二下午去聽美國前駐聯合國大使約翰•波頓的演講,他公開呼籲美國應該外交承認台灣,這已不是我第一次聽到他如此說,過去幾年間,每次遇到我的時候他都這樣說。他真的是華府主流社會少見的台灣友人。當年他不僅是Taipei Times的專欄作家(一直寫到當副國務卿為止),他也是Taipei Times第一位海外自費的長期訂戶。
 
 
【東森】他們一家都是賊          
「They're thieves, every damn one of them!」這是當年美國總統杜魯門痛罵宋美齡家族的話。連日來,看著東森父子的新聞,杜魯門的這句話一直在腦際縈繞。「他們一家都是賊」,不是嗎?究竟是什麼樣的家庭教育、什麼樣的價值觀,會讓這一家人幾乎全都被關進牢裡呢?真是讓人好奇的問題。
 
 
【闕如】媒體的轉型正義          
去年政府對TVBS中資問題的質疑,因遭到媒體的撻伐而收手。但是,換來的卻是它變本加厲的作假與惡搞,到今年三月「黑道嗆聲影帶事件」激起全民公憤之際,所有批判的聲音卻又變成「惡性競爭下的共犯結構」,而無視於它的坐大與墮落。其實一個被忽略的問題在於「媒體的轉型正義未落實」,才讓積弊更形惡化與囂張。但執政者討好媒體如故,要怪誰呢?
 
 
【烏鴉】獨嗆李四端          
很多認識我的人都很好奇,為什麼我是全台灣獨嗆李四端的人?他的形象一向很好,不是嗎?你跟他有什麼深仇大恨呢?沒有。我根本不認識他。我只因為在華視當了一年的副總經理,知道太多他的惡形惡狀。我覺得這個人太噁心,道貌岸然的表象之下,潛藏著卑鄙骯髒的心。我只要求他:「把你在華視六年間斂得的非分之財,還給華視!」
 
 
【絕響】卓越主播獎          
卓越基金會修訂了今年的參賽辦法。因為募款困難,獎金從原本的25萬元降為10萬元,而且將原來的「主播獎」變更為「每日新聞節目獎」,改以製作團隊為對象。很顯然這是在TVBS作假新聞事件之後的變革。去年的主播獎幾乎是為李四端而設置,現在則因李四端而廢除,證明了根本就頒錯了人。卓越新聞獎已經蒙羞也失去公信力,其實可以收攤了。
 
 
【突破】南北韓高峰會          
南韓總統盧武鉉在五年任內,兩韓關係一直停擺,但是在任期剩下半年的跛腳鴨之際,卻促成本月底要與金正日召開高峰會,這個臨去秋波,相當不容易。南韓反對黨在驚懼之餘,只能批判時地不宜;外電則嘲諷北韓為了得到經援,才願與盧武鉉坐下來談。但是事情絕沒那麼簡單,雙方當然都有選舉的謀略。看來大國黨的李明博或朴槿惠都沒希望了。
 
 
【政黨輪替】退步與無能          
政權從民進黨回到國民黨之後,會有什麼結果?台北市和宜蘭縣是兩個很好的例子。馬市府八年,除了垃圾袋,還有什麼政績?而且天災人禍不斷(納莉颱風、SARS等),現在更因「貓纜」而禍延後任;宜蘭縣停辦童玩節更是一大笑話。台北市政顯著退步,宜蘭縣則是超級無能。國民黨的「核心價值」就是退步與無能!
 
 
【懶貓】手段與目的          
木柵貓空纜車爭議不斷,幾乎無日無之,甚至被阿扁譏為「懶貓」。一個關鍵性錯誤在於:「手段」與「目的」被錯置了。纜車是上貓空的手段,上貓空遊覽才是目的。台北市公營事業的官僚,把手段當成目的大肆宣傳,卻不知目的地毫無吸引力,以致於遊客都有受騙上當的感覺。只有鄉下土包子才會到台北來觀光這隻百病叢生的懶貓。
 
 
【騷擾】手機援交          
我的手機響了,來電號碼不明,是一個操對岸口音的女子。「喂!」「請問你要找誰?」「我找你啊!」「你是誰?」「……」「你是誰啊?」「我是,我是小惠,小惠啦!」「我不認識你啊!」我把電話掛了。不到十秒鐘,手機又響起,「你為什麼掛我的電話!」「你是誰啊?」「我剛不是告訴你兩遍了,我是小惠啊!」「你到底要幹什麼?」「我要幹你娘啦!」這回換她掛電話,我呆楞住了。真是個粗鄙囂張的中國賣春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