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韓政經共收錄 14 則,本頁顯示第 11 - 14
 
性刑求?          
韓國人這個自我反省能力極強的民族,能夠從「創新的恥辱」當中學到教訓,進而以錯誤經驗做為立法保障的根據。今天這些發明或第一,都已成為歷史,絕不可能在民主時代重演。這也就是清算過去、尋求轉型正義的真諦與價值所在。
 
 
光州的變貌與重生(三)          
我們必須承認,台韓兩國在戰後六十年的發展競爭之後,在二十一世紀伊始的當下,「我們已經輸了」。這是當前的現實,不容我們逃避。我們連軟體的「觀念」,像是「人本位」、「人性化服務」、「創新精神」等,都遠遠落後南韓了。
 
 
光州的變貌與重生(二)          
南韓要讓光州市在這項法律依據下,發展成為主導亞洲文化的「未來型綜合文化經濟都市」。也就是說,要把光州發展成為亞洲的「文化首都」。這真是好大的口氣啊!
 
 
光州的變貌與重生(一)          
這次卻讓我感覺光州蛻變了,光州人也重生了。這個偉大都市的市民仍然值得尊敬,但他們已不再沈溺於歷史的悲情,或期待於外來客的悲憫,光州人已然過著健康與積極的正常生活了。